——海水淡化能量回收领先企业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8:30-17:30
 联系方式
电话:0571-87758371
传真:0571-88923110
邮编:310000
地址:莫干山路1019号美都广场C1107
新闻详情

中国水问题超出想像 未来缺水压力或加剧

时间:2015-01-14 10:33 来源:网易新闻

联合国称,中国拥有全世界21%的人口,但只有全世界7%的淡水资源。中国严重缺水,尤其是在北方—严重到有关部门上周表示,要开始鼓励人们更多食用土豆,以保护水资源。

北京人均水资源量只有100m³,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25%左右。联合国称,当人均水资源量低于1 700m³时,一个地区就被认为是“用水紧张”。

报告的作者之一、英国东英吉利大学教授关大博称,除了改变中国自然水流的流向,许多缺水地区还无意中在输出它们自己的水资源,因为它们输出水资源密集型产品,例如煤炭和畜牧产品,并运往其他更富裕的地区。关大博称,作为这种所谓实际水输出的后果,缺水地区的供水更加紧张。

报告称,新疆、黑龙江、内蒙古、广西和湖南都是实际水输出地区,而上海、广东和浙江这些水资源比较丰富的地区排在实际水输入地区的前列。全国范围来看,实际输出的水量占全国水供应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关大博提出,要解决缺水问题,就要加强更有效的利用—例如,解决农业灌溉中的漏水问题—以及减少使用和转向非水资源密集型产业,例如服务业。

由于中国继续高速增长,报告的作者还是给出了悲观的论调:“加强水资源利用效率是缓解水压力的关键,但提高的效率很大程度上会被经济继续发展带来的水资源需求增加抵消。”

据彭博社网站113日报道,113日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上的东英吉利大学的一篇报告描述了中国至少未来15年水稀缺挑战的严峻状况。

这所大学编纂了它称之为首部完整的中国地区间有形调水和水资源重新分布详细目录。

该大学国际发展学院气候变化经济学教授关大博说:“中国要想认真解决水供应遭遇的巨大压力,就需将关注重点调整到水需求管理上,而不是一味抱着立足供应的解决态度。”

东英吉利大学和利兹大学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说:“中国若不大幅提高用水效率和解决经济发展对其自然资源带来冲击的问题,形势将会继续恶化。”

关大博和利兹大学的马丁·蒂洛森在2014年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75%的湖泊和河流以及50%的地下水都受到了污染。

关大博说:“虽然水污染不像空气污染那么显眼,但它的确是中国一个大的、可能是最大的环境问题。”

日媒称,正当人们把大量注意力都集中到中国环境污染带来的负面影响之际,另一场危机正在给人们的健康和国家的发展带来同样危险的后果:那就是水荒。

据网站224日报道,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在题为《全球趋势2030:不同的世界》的报告中指出,在中国,“气候变化、城镇化趋势和中产阶级生活方式将产生巨大的水需求,到2030年将出现粮食短缺问题”。除了对经济和公共健康产生影响,水荒还会危及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

报道称,严重的水污染恶化了中国的缺水问题。水利部副部长胡四一在2012年指出,2010年全国废污水的排放总量达到750亿m³,河流水质的不达标率接近40%。他还说,三分之二的中国城市缺水,农村有近3亿人口饮水不安全。

据估计,中国约有405万公顷土地在用污水灌溉,从而对农作物产量以及粮食质量和安全产生负面影响。水污染还会引发多种疾病。

报道称,严重污染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的迅速工业化。监察部统计显示,中国水污染事故近几年每年都在1 700起以上。鉴于中国是世界上水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这是一种自相矛盾的情况。

据报道,水利部在2013年公布了一项全国水利普查的结果。结果显示,流域面积在100km2及以上的河流约有2.3万条,比上世纪90年代的统计减少了2.7万多条,这引发了环保主义者和政府官员的担忧。

专家们认为,造成这一结果的更可信解释是中国迅速发展的经济和执行不力的环境保护法规。

报道称,中国控制了亚洲一些重要河流的源头,例如额尔齐斯河、湄公河和布拉马普特拉河(中国境内称雅鲁藏布江)。中国在这些河流上修建水坝引发了受影响国家的抗议。

报道称,面对这种危急情况,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例如“南水北调”工程,这一计划耗资620亿美元。但这一工程面临许多障碍。除费用昂贵外,最重要的一点或许是受影响人数众多。许多居民要搬迁到别处,以便为工程让路。

专家们指出,中国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通过更合理地使用有限的供给来降低用水量和控制污染上。此外,应该实施新的规定,提高工农业的用水效率。新兴城市的建设应该考虑到水的可用性,同时应该对污染企业实施罚款。

延伸阅读境外媒体:“南水”今日进京缓解首都缺水压力

美媒称,世界上最宏大的工程之一送水入北京。这些水“跋涉”1400多公里,预计将在几天内开始从北京的水龙头流出。

据美国网站1225日报道,这些水于1212日从汉江的上游开始其旅程,途经南水北调工程的中线。汉江是长江最大的支流。在向首都输送水之前,先在湖北省丹江口水库将水聚积起来。

中国一位水利专家说,新流入的水将缓解首都的部分压力,但不能弥补对地下水的过度开发。

该专家说:“治本之道应该是节约用水和控制北京的人口规模。”

7月,北京市南水北调办公室主任孙国升告诉新华社记者,江水进京将改善北京的供水状况,却仍不能完全解决北京严重缺水问题,全社会仍需“拧紧水龙头”,加大节水力度。

但这可能很困难。一个原因是水管老化。水资源专家王世昌说,有必要大力整修管道系统,但尚未做到。

另一个原因是水价便宜。

2002年,南水北调工程开始动工,分东、中、西三线,其中,东线已于去年通水,西线还在规划当中。

日本《东京新闻》1226日报道称,引长江水进北京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已经正式通水。27日正式供水进京后有望缓解北京严重的缺水问题。

中线工程南起汉江上游的丹江口水库,经河南、河北,自流至北京,全长1 400余公里。连接长江与黄河上游的西线工程目前还在规划当中。

南水北调的设想最早由毛泽东提出。位于中国北方的北京市年降水量大大少于日本。

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目前北京市总用水量约六成来自于超采地下水。南水北调将使北京的水资源供应量得到提高,有望减轻对地下水的依赖。

工程相关负责人表达了(对水资源短缺的)危机意识,“如果不进行南水北调,北京和天津供水将难以为继”。

据中国媒体报道,专家认为,整个南水北调工程预计总投资为5 000亿元。

为了不过度增加居民用水的负担,当局已经表示未来将对水价进行控制,但并未明确将以何种方式回收投入。

延伸阅读中国缺水城市的节水经:让“经济杠杆”硬起来

中新网北京123日电(记者李晓喻)一份对企业用水情况的“体检报告”已摆到了会议桌上,由专家、同行业企业和政府部门三方组成的评审组即将对这份报告进行“会审”。

这是记者在山东省淄博市一家大型纺织企业会议室里看到的一幕。这份“体检报告”,即水平衡测试报告书。在淄博,企业被要求每四年做一次水平衡测试,这是这个严重缺水的工业城市为节水想出的办法。

专门从事水平衡测试的保定市天澔管道测量有限公司工程部经理魏涛告诉记者,水平衡测试相当于给企业用水情况做一全套“体检”,企业用水方面存在哪些问题可一目了然。企业根据水平衡测试报告,可以找出用水管网和设施的泄漏点,有针对性地进行技术改造和修复,节约水资源,降低生产成本。

魏涛说,该公司曾经为淄博市淄川区一家企业做过水平衡测试,该企业此前每天用水量达720m³,做完测试后进行了调整和改进,现在每天用水量降到600m³。

淄博市水资源管理办公室党总支副书记周鹏告诉记者,在淄博,企业用水需要向政府提交用水计划,而水平衡测试结果与企业用水计划紧密挂钩。对测试结果显示用水效率高的企业,官方优先保障其用水,允许其增加用水计划;对用水效率较低的企业,要求其深挖用水潜力,提高用水效率;对不做水平衡测试的企业,除开出1-3万元(人民币,下同)的罚单外,还不给其增加用水计划,“这样企业必定会超过用水计划,超过就要多交钱”。

多交多少钱呢?周鹏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对企业超过用水计划指标10%以下的部分,加收一倍水资源费;10%以上30%以下的部分加收两倍水资源费;30%以上的部分加收三倍水资源费。

目前,淄博市黄河水水费每立方米0.3元,地表水0.35元;自备水源优质地下水每立方米1.15元,劣质地下水0.75元。

周鹏表示,如此一来,企业不做水平衡测试的经济代价大大增加,不得不按规定如期完成测试,节水工作也可随之有效开展。

现在,强化经济杠杆,让企业“节水者昌,费水者衰”,逐渐成为官方强化水资源保护的一大主要思路。要求企业做水平衡测试,并强化对测试结果的应用,正是这一思路的体现。

此外,淄博还通过强化企业内部用水考核,实时监测规模以上企业的取水用水情况等措施,把节水变成企业生产须臾不可忽视的“紧箍咒”。

淄博的努力,正是中国各地切实加强水资源管理,积极探索节水路径的一个缩影。

2012年中国正式确立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将水资源开发利用控制、用水效率控制和水功能区限制纳污“三条红线”作为硬性约束,要求到2030年,用水总量控制在7 000亿m³以内,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降低到40m³以下,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提高到0.6以上,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提高到95%以上。

目前,这一制度运转不错。全国31个省一共制定了60多项落实该制度的措施办法。2013年度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考核结果显示,31个省考核结果均在合格以上,其中天津、上海、江苏、山东4个省市考核等级达到优秀。

但不容否认的是,部分地区在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中还存在一些问题:经济发展中未充分考虑水资源条件,水环境问题仍然突出,水资源节约、保护和管理投入不足等。

一位地方官员对记者感慨说,目前“最大的障碍在于政府和全社会对水的重视还不够”。在他看来,加强节水,提高用水效率,防治水污染甚至比驱散雾霾更紧迫。

另有官员表示,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意味着一些高耗水、高污染但能带来短期经济收益的工业项目将因不符合规定而无法上马。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时,这无疑是对必须完成全年增长目标的地方政府的重大考验。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让经济发展与节水治水相互促进、相得益彰的“中国式”探索仍在路上。